18616837354

马化腾在知乎深夜发问背后,腾讯也感到彷徨?

2018.10.30 18:42:26 348次浏览

前天,马化腾用(ID:ponyma)在知乎提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马化腾的问题引起许多朋友围观和热议,两天不到,已经有至少1739个回答。
不过我今天倒不是想在这里回答基础科学,或者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带来的改变,我真正感兴趣的,是马化腾为什么要提出这个问题?

一个好问题,远远比好答案更重要,而知道好问题背后的用意,才算是真正理解了好问题。

马化腾提出问题的背景,是腾讯即将成立满20周年,刚刚宣布了组织架构大调整不久之后提出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20岁的腾讯,也像个年轻人一样,站在彷徨的十字路口。
基于这样的背景,我今天想斗胆说说我对腾讯,以及腾讯最近组织架构调整等一些个人观点。

1.腾讯进行了组织架构大调整
2018年11月,腾讯将满20岁。
20岁的腾讯注定将是不同寻常的一年,股票大跌、游戏监管,腾讯怎么了?
腾讯年初股价曾经达到475港元,截止今天收盘跌至269港元,下跌超40%,市值蒸发超2200亿美元,相当于整个英特尔公司市值。滑落出全球市值最高的10家公司行列。(注:今年股票市场整体都在跌,但是腾讯明显比阿里等大公司跌幅更大。) 
而关于组织架构大调整,马化腾是这样说的:
此次主动革新是腾讯迈向下一个20年的新起点。它是一次非常重要的战略升级,互联网的下半场属于产业互联网,上半场腾讯通过连接为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下半场我们将在此基础上,助力产业与消费者形成更具开放性的新型连接生态。
 那么,腾讯到底为什么要调整呢?

2.腾讯核心业务游戏面临巨大变革
大家把百度骂死,百度的主营业务是广告,存在医疗广告等问题;
大家又把阿里骂死,因为淘宝上有大量假货;
谈起腾讯,有一块叫做房间里的大象,就是游戏,这是腾讯的主要收入来源。在腾讯没有微信之前,一直广受诟病,因为游戏会让很多小孩子上瘾。
有了微信之后,微信作为一个连接器,让我们能够更好的沟通。也确实改变了腾讯的整体形象。
但收入大部分来自游戏一直是腾讯隐藏的原子弹。 
现在国家对游戏行业做了新的调控,使得腾讯的业务收入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我认识一些游戏行业的朋友,最近这一年基本上就休养生息了。
因为未来游戏行业跟电影业一样,要发版权。而且每年只发有限的版权,所以未来可能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1. 死掉大量的小游戏公司,他们连游戏版权都拿不到。
    2. 大游戏公司的竞争也会变得更加激烈。
    3. 可能会出现其它控制游戏发展的政策。比如更高的税收,比如说一个人一天能玩的游戏总量、时间的限制等,这些限制可能会陆续出台。  
这些都直接影响腾讯的核心业务游戏,所以在过去的这八个月里面,腾讯的股价大幅下跌。 

3.腾讯的基因是用户体验
这次表面上看腾讯的调整是组织变化,但它本质上是战略方向的选择。
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基因。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BAT都知道社交的重要。
但是腾讯的基因特别适合干微信这件事儿,阿里的“来往”和百度“Hi”都干不起来。
腾讯则特别擅长研究社交,特别擅长研究面对消费者的产品,特别擅长研究用户体验。这是腾讯的天然优势。
最后腾讯踏着这个时代,成为一个巨大的王者。 
  但是下面一个时代是什么?移动互联网之后是人工智能、云计算、区块链、AI的时代,我们称之为叫ABCD。
A就是人工智能,B是区块链,C是云计算,D是大数据。
未来的时代是ABCD的时代,阿里在拼命抢夺C和D,百度拼命抢夺A,这三件事情其实都不是腾讯擅长的。
 我其实以前一直有个观点,BAT三家公司各自有自己的相对优势。
 百度是一家科技驱动公司,是靠算法,靠技术,靠数学的。
 阿里是战略驱动公司,是靠交易,靠布局,靠对未来趋势的判断。
 而腾讯是一家用户体验公司,最擅长干的事情是To C消费端。


4.腾讯适合产业互联网吗?
今天,腾讯把未来定位为产业互联网。
这个逻辑本身没错,产业互联网一定是未来重大的发展方向,现在很多To B的公司也变得越来越强大。
 我在微软工作了13年,微软以前有面向消费者的To C业务,比如卖Office 和 Windows。也有面向企业的To B业务,比如服务器软件。
我能够深刻地感受到,做To C的公司是不大具备To B的基因的。为什么?
服务状态完全不同。To C靠产品的极致体验。To B靠极致的服务,大量的人铺进去,要把客户当爹当妈一样去服务的这种姿态。
腾讯对产业服务的理解可能还是不够深刻,可能做不出来真正的高端服务。
这个事情谁能做?比如东软、金蝶、德国的SAP等公司有机会做,腾讯这样很轻的公司做不来。
我觉得腾讯这次转型,我总体还是有点担忧。
我们经常对做金融的人的说,“金融是你的最后一份职业”,什么意思?
一旦赚过金融的钱,你就发现这钱赚得太舒服了,太好赚。 
做过金融的人,大多数都再也不会做实业,金融会毁了一个人对实业的感觉。
同样道理,做过游戏的人,也是做不了产业的。
 游戏赚钱太容易了,一个王者荣耀一天的收入,据说有一个亿的利润。
赚过这种钱的人,让他去辛辛苦苦的去服务一个客户赚200块钱,他可能这辈子也做不了。

5.腾讯应该坚守消费互联网
腾讯今天的主要收入还是游戏,我觉得这是很大的一个挑战。
也许所有人都走向产业互联网的时候,腾讯真正应该做的,反而是坚守消费互联网。坚持做To C的产品。
腾讯更擅长去做同时面对10亿人,每人收1块钱的生意,而不是面对1个人,收10亿的生意。
后面这个生意可能不是腾讯的生意,腾讯更擅长的是前面那个生意逻辑。
腾讯这次调整有一块是内容产业,这块是To C的生意。内容生意,架构在巨大的流量基础之上,是很有机会做起来的。
但这个生意还不足够大,可能腾讯也意识到了。所以腾讯最紧迫的是找到像游戏一样大的市场。
那么,到底该如何找呢? 
让我来看的话,腾讯可以尝试学学张瑞敏,学学海尔。
当你不知道未来的方向是什么的时候,就不要赌。
不是把自己公司从七个事业部变成六个事业部,集中力量做产业互联网。
而是从7个事业部变成70个事业部。然后每个事业部自己去寻找新的方向,说不定哪一个新的方向会成长为新的未来。
在这样级别的公司,大战略上,我们通常会迷之自信。
会盲目的相信自己对战略的选择,以及盲目自信,自己对人员的选择。
越是在这样级别的公司,在做重大战略选择的时候,越是不能主攻一个方向,而越应该去用蚂蚁雄兵的方式去尝试新的方向。

6.结语
当你具有了“上帝视角”来看待企业的变革发展,会发现企业其实和人类一样,都会不可避免走向衰老和死亡。
只是人类的平均寿命越来越长,而企业的生命却随时会戛然而止,马化腾说自己时常焦虑得睡不着觉,他也害怕腾讯和自己被时代无情地抛弃掉。
20岁的腾讯,是一个英姿飒爽的青春少年,也可能是一个走向暮色的垂垂老者。不论如何,马化腾和他的腾讯,都还有漫漫的路途。
上一个20年,腾讯创造了辉煌,希望下一个20年,腾讯还可以继续享受荣光。

祝福腾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