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16837354

《我不是药神》里的社群营销运用盘点

2018.10.30 18:26:11 317次浏览

最近火热上线的《我不是药神》可谓是获得了一众用户好评!

同时电影里的社群运营也成了一部现实版的社群营销教科书。


一、找准目标人群集中的地方,得到最真实的市场调研数据


程勇和吕受益首次单枪匹马去推销药品,渠道选择在目标人群聚集的医院,甚至去了白血病人“群居”的地方,挨家挨户敲门卖药。却没有售出一份药品。

其间他们直击用户的需求痛点——想要便宜的药。谈话中,直接上来就用各种方式来表达价格便宜。


“印度格列宁 5 千块钱”
“专门治白血病的”、“很便宜的”
“你以前吃一瓶现在可以吃 7 瓶”

他们也试图以自己的经历获得信任。

“我自己是病人,我吃过的”
“药效是一样的,你要不试试看?”
“我自己吃的就是这个”

尽管他们用了有效的推广方法,但仍没有人买药。
好产品,得不到用户的信任,再多的宣传也没用。

二、没有信任度,纵使产品很好,也很难推广出去


直到后来吕受益想到一个资源人脉较广的刘思慧,一名慢粒白血病女孩的妈妈,正是由于她在QQ病友群有一定的信任度,吕受益决定说服刘思慧,让她帮助宣传推广。

在说服刘思慧时采用的逻辑是这样的:价格便宜 → 药效完全一样 → 我已经吃过 → 你女儿可以试试 → 在群里推广。
先让对方知道她能获得什么好处,再说自己的需求是什么。先“利他”,再“利己”,被拒绝的概率就会小很多。
在打通这个渠道后,药品瞬间供不应求。
找对关键人物发话,对提升用户的信任度有着关键的作用。

三、积攒一批忠实的用户,良好的口碑宣传会收获更多的目标人群


在获得一定的信任和口碑后,刘思慧开始发动QQ群里的成员宣传:希望各位病友在病友群内积极转发,有需要的尽快与我联系。就这样,社群营销开始裂变。他们的市场也渐渐从上海拓展到其他地区。
只不过如今开展裂变还需要一些外在的福利,否则大家不愿意进行二次传播,比如:推荐有奖红包。

四、产品真正解决了用户需求,用户会自愿去维护


后期的程勇已经不在为自己的利益而发声,而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一些需要药品的病友。
即使印度已经不再制作仿真“格列宁”,程勇只能从印度零售药品的地方以2000元的价格购买这些药品,但在国内的价格,他还是坚持着500元一瓶,来兑现承诺。

这才让好多病友在被带回警察局后,集体选择了沉默,也不愿意去告知实情。就像老奶奶说的:“我吃了三年的药,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人,我不想死,我想活着。”显然这款药已经成了他们活下去的唯一救命稻草。

如果一个产品做到这种被用户维护的地步,运营人都应该偷着乐了吧!毕竟让用户变成重度用户,是每个真正用心做产品的公司都向往并奋斗的方向。

一部电影给人的启发远远不止这些,只是每个人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自然得到的启发也不同,就像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

总结下套路是:
有一个好产品——找到目标人群——找到意见领袖——意见领袖推荐——其它人使用——其它人推荐——裂变式传播;

再精简一下就是:
产品——信任——口碑——裂变